大咖名流

案件实录:她和孙卓一样被拐卖却把养父母送进监狱

时间:2022-09-18 03:5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拐卖妇女儿童,是一项令人发指的罪行。这类案件,不仅仅是拐卖,还会牵涉出蓄意伤害、强奸、监禁、活摘器官等等从属性案件。 那些受害家庭,不仅仅是妻离子散,更有家破人亡,走向极端的。所以,对待那些人贩子,都是抱有杀之而后快的感觉。 今天,要讲的案...

  拐卖妇女儿童,是一项令人发指的罪行。这类案件,不仅仅是拐卖,还会牵涉出蓄意伤害、强奸、监禁、活摘器官等等从属性案件。

  那些受害家庭,不仅仅是妻离子散,更有家破人亡,走向极端的。所以,对待那些人贩子,都是抱有“杀之而后快”的感觉。

  今天,要讲的案子,就是一例被拐卖孩子,在隐忍9年之后,“反杀”人贩的故事。

  像平时一样,程颖早上被妈妈送到西安红庙坡小学上学,中午放学则等着妈妈来接。可是那天妈妈迟迟没到。这时候有一个陌生的女人上前来对她说,“你妈妈忙,让我来接你。”

  那个女人自称是妈妈的同事,受妈妈嘱托来接她回家的。那时候,妈妈要照顾出生不久的小妹妹,程颖认为妈妈可能真的抽不出时间,便信以为真,跟着陌生的女人上了公交车。

  王丽让程颖喊她妈妈。尽管心里又是抗拒又是害怕,但小女孩还是强行压下自己的情绪,顺从地称呼王丽为妈妈。

  当然,王丽也是属于是“养着玩”的,并没有对程颖有什么关照,就如同小猫一样散养。

  2008年,王丽和丈夫王红林感情破裂,两人大吵一架后,王丽离家出走;王红林更是十分讨厌这个“小累赘”,便以一万块钱的价格,把程颖卖给了延安延长县的一户人家。

  程颖在延长县生活3年后,那户人家也养腻味了,再次以一万块的价格,把程颖转卖给河南的一个孟姓家庭。

  那个家庭的男主人姓孟,女主人姓邢,由于夫妻两人都不能生育,所以买来程颖当女儿养。在买下程颖之前,这户人家已经买了一个男孩。

  虽然,孟家靠着买来的儿女,如愿过上“儿女双全”的生活。但这种行径,对孩子的原生家庭是巨大的伤害,当然了买卖双方,对此是毫无顾忌的。

  虽然说,这一场买卖下来,程颖辗转多地,经历了3个不同的家庭,看似没有任何的反抗。其实她都在暗自隐忍、装出乖巧顺从的模样而已。

  在夜里,她一遍遍回忆儿时对于家乡的印象,把线索记在纸上。以便日后能有出逃的机会。

  2005年10月18日,是程颖母亲金伦菊始终无法忘怀、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一天。

  那天早上送完程颖上学,目送着女儿走进学校大门后,就回去忙着操办小女儿的百日宴。在中午的时候,晚了半个小时才去学校接程颖。到了学校后,竟无论如何也找不见大女儿的身影。

  此时,金伦菊慌了,连忙打电话给丈夫程竹,让他回家帮着一起找女儿。在寻到半夜依然未果,最后只得跑去派出所报警,寻求警方帮助。

  程竹还发动身边50多位亲友,印制了2万份寻人启事,在全市进行寻找,却依旧一无所获。

  因为,还有小女儿要照顾,夫妻俩分工明确,金伦菊留在家中照顾小女儿,程竹则负责外出寻找孩子。

  为了寻找孩子,程竹辞去工作,买了一辆面包车,改装之后,就踏上了漫长、艰难的寻子路。

  程竹先是寻遍西安的各大汽车站、公交车站;然后又陆续走遍河南、山东、广东、福建。只要听说哪里有线索,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可女儿还是杳无音讯。

  一路上,程竹还结识了很多和自己一样、失孤的家长,大家自发组成一个团体,将各自丢失孩子的信息打印出来,贴在车身上,奔走于全国各地。

  就是这样地毯式寻找,效果仍然微乎其微。一个失孤群里,就有几百个失孤家庭,但几年下来,最多只有4个家庭成功找回了孩子。虽然说希望渺茫,但程家依然抱有信心,相信自己家有朝一日能出现奇迹。

  当然,在那些回馈的信息中,也不乏有许多虚假信息,程竹为此被骗去不少钱,但哪怕有一个看似不怎么靠谱的线索到来时,他依然会不假思索地买下。

  被拐卖的9年里,程颖慢慢长大,她对自己被拐卖的事情一直记得,自己的真实姓名,和数次被卖的经历都被她偷偷的记录下来。

  尽管孟家对她还不错,让她吃饱穿暖有学上,但程颖却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原生家庭,并且一直准备“自救”。

  为了防止记忆随着时间出现偏差,程颖从很小时,就开始将自己的姓名和关于老家的一些重点信息偷偷写在纸上,等待出走的机会。此时的程颖已经开始偷偷攒钱,她要为自己将来的“回家计划”攒一笔路费。

  但是,养父母很少会给程颖零花钱,平时最多只会给个几块钱,用来买早餐。但程颖一分也舍不得动这些钱,几年里竟也攒到了500多元。

  后来,程颖开始接触到互联网,于是,她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老家的信息资料,还在一些大型互联网社区发帖,询问有关“西安的大白杨地区”的事情。

  但是,因为程颖被拐卖的时候只有6岁,对老家的记忆和认知都非常有限,所以一直没有很大的进展,但她却始终不曾气馁。

  程颖是一个很会读书的孩子,在学校的成绩也相当不错。但读到高一的时候,她却主动提出了辍学,跟着养父母一起去到成都,做起了蜂蜜生意。当然,这也是她的“计划”,此时程颖已经15岁了,认为可以实施“复仇”了。

  2014年12月31日,程颖在照看蜂蜜店生意的空隙,打开手机,在网上发帖问:“谁知道西安市大白杨街?”

  程颖在欣喜之余,连忙告诉对方说,大白杨是我的家乡。女网友则十分诧异,为什么她出生在西安,却连大白杨是个村子都不知道。

  于是,程颖就把自己6岁被拐,现在只记得自己名字,以及家在大白杨的经历告诉了对方。并且,还表达了自己迫切想要回家的心情。

  这位女网友也是热心人,在这之前正巧在网上看到过程竹发布的寻女信息,觉得这两件事情一定有联系。于是又在网上搜索到了那条寻女信息,经过一番比对之后,觉得两边信息是对得上的,她立刻就拨通了程竹的电话。

  12月31日的下午,程竹接到了那位热心女网友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我可能找到你的女儿了。

  一开始,程竹和妻子金伦菊都没当回事,这么些年里,他们实在接到过太多声称有线索的诈骗电话了。每一次,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信息,500、1000地往外拿。

  这一系列的被骗,差不多耗尽了夫妻俩的心力。所以这一次,他们也下意识地觉得可能会是骗子。

  即使女网友并没有要钱,直接把程颖的微信推了过来,程竹仍然以为,这可能是有“合谋骗局”,而没抱太大希望。

  在加了程颖微信后,程竹并不急着询问、核实太多细节,而是直接问她,有没有照片?没想到,对方二话不说,传来一张近照。

  程竹怕自己思女心切而看花,特地找来程颖小时候的照片仔细比对,越看就越觉得像!然后,他立刻将这些消息同步给了警方,只求能在第一时间把女儿找回来。

  程颖也配合警方,手绘了一张所在位置的地图,并标注好地名、商店名。在警方的帮助下,程颖的正确位置很快被锁定。

  2015年1月5日,程竹夫妇赶到成都。按约定好的,程颖白天会多次在蜂蜜店门口进出、走动,而程竹则会假装从店门口路过,以便父女确认彼此身份。

  但身份确认之后,却仍不可以贸然行动。毕竟还需要讲究一个证据。如果,如果惊动程颖的养父母,因为涉及到两次“购买儿童”,他们很有可能会把孩子转移藏匿起来。

  经过多方考量,程竹夫妇接受了警方的建议,在蜂蜜店附近的小旅馆要了间房住下来,在采血验亲后,让警方再实施救援。

  9年的隐忍,程颖早已练就了沉稳、机警的性格,1月7日,她趁着养父母忙的时候,借口出门买个东西,成功和警方接上头,把血样给采了。

  1月8日下午4点,DNA比对结果终于出来:程颖和程竹DNA匹配达到99.9%!这下完全确认了程颖,就是被拐9年的孩子。

  确认亲子关系后,警方立刻展开行动,一举抓捕了程颖的养父母孟某和邢某,并安全护送程颖离开现场。

  成功获救后的程颖,终于再次看到分离9年的父母,此刻她再也忍不住,一头扑到爸爸妈妈的怀抱里,把隐忍9年的委屈、恐惧通通哭了出来。

  而程竹、金伦菊夫妇,历经9年的日夜煎熬,终于迎来最幸福的团圆时刻,也紧紧回抱住女儿,久久不愿分开。

  2015年1月10日,程颖跟随父母,终于再次回到阔别多年的西安。而她儿时记忆里的家,竟然还在原来的老地方。

  原来,这些年里,父母始终不敢搬走,生怕如果有一天女儿找回来,会找不到家在哪里。

  而那些应该受到严惩的、拐卖案里的6名涉案人员,无一遗漏,全被抓获。其中,当初拐走程颖的王丽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其丈夫王红林因为拐卖儿童罪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而程颖的养父母孟氏夫妇二人,则被公安机关实施刑拘。

  对于亲手把养父母送到公安局里,程颖心直言道:“有些愧疚,但不后悔。”在9年里,尽管养父母没有苛待过自己,但她也从不曾忘记,自己是作为“商品”被反复买卖,最后才卖给他们的,她永远也无法说服自己屈从于这些人,沉溺于所谓的虚假恩情之中。

  更何况,这桩罪恶的交易,让自己的亲生父母受尽内心的折磨和煎熬,更造成家徒四壁、外债累累,这一切,这一切又如何去原谅,这些损失又有谁来赔偿呢?

  不得不说,案件中的主人公程颖,确实与一般的孩子不同,她的那份隐忍和看待事情的角度,是一般成年人难以企及的,特别是在9年间为报仇积攒力量的这份魄力,也是在同类案件中第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