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化

大飞机在南京贝乐爷忙着打听:哪儿最好玩?

时间:2022-09-03 16:3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昨天凌晨,在南京禄口机场上空绕了N圈后,世界最大太阳能飞机阳光动力2号,优雅地降落。鲲鹏路的禄口机场7号口,也变得热闹起来。附近居民悄悄溜达过来,想看看大飞机是如何晒太阳的。遗憾的是,大飞机入机库后的首日,没有现身。 昨天下午,大飞机南京首场...

  昨天凌晨,在南京禄口机场上空绕了N圈后,世界最大太阳能飞机“阳光动力2号”,优雅地降落。鲲鹏路的禄口机场7号口,也变得热闹起来。附近居民悄悄溜达过来,想看看大飞机是如何晒太阳的。遗憾的是,大飞机入机库后的首日,没有现身。

  昨天下午,大飞机南京首场新闻发布会在机翼下举行。进机库的记者们,采访间隙,忙着摆各种pose和大飞机合影。新闻发布会上,尽管安德烈·波许博格身在瑞士休养,但通过视频,他和贝特朗·皮卡尔一起和在场所有人打招呼聊天。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由于大飞机在重庆呆了21天,所以,在南京的时间将压缩,原计划在南京呆近一个月的,现在计划呆两三个星期。采访中,被戏称为“贝乐爷”的贝特朗还向记者打听,南京哪里最好玩……现代快报记者 胡玉梅 金凤/文 顾炜/摄

  禄口鲲鹏路上,远远就能看到一个临时搭建的白色机库。昨天凌晨,大飞机就是横着被拉进机库的。

  “大飞机肯定会出来晒太阳。”下午1点钟,附近的市民,有的出于好奇,特意赶来看。不过,被拦在了机场外。尽管7号口距离临时机库只有一百多米远,但想要进到机库,得要过安检才行。没有通过安检,只能在外围远看。不凑巧的是,大飞机压根就没有出来晒太阳,站在机场外,只能看到白色的大机库,看不到大飞机。

  “不是说会出来晒太阳的吗?怎么没有出来?”好奇的市民带着遗憾,失望地离开了。

  对于公众的失望,阳光动力团队表示遗憾。“大飞机起飞时,用的是锂电池,飞行过程中是充能量的过程,落地时,一般能量是满的。”飞行员“贝乐爷”解释说,目前,大飞机已经有70%的能量,暂时不需要晒太阳。而晒一次太阳,只需要4小时就能充满电。

  那么,公众是不是看不到大飞机晒太阳了?“贝乐爷”说,在飞机离开南京、起飞前几天,还是会出“窝”晒晒太阳的。也许,不经意间,就能看到大飞机晒太阳的样子哦。

  也许,你会对飞行员的服装、降落伞包、食物等等,都很好奇。机库里,这些配件也都被一一展示。其中,飞行服就有两套,一套军绿色的,一套白色的。其中白色的飞行服模特肚子上还挂着三个带管子的小盒子。“飞行服是特制的哦。”丹尼尔说,白色的这套飞行服是经过改良的,改良后,它不会捆绑束缚飞行员的行动,让飞行员活动更自在。飞行服还有一个蓝色的氧气罩,这是飞行员飞行必备。“每次飞行,要带8个氧气罐上去,飞到一定的高度,需要吸氧。”

  飞行服上的三个小盒子又有什么用呢?丹尼尔笑笑说,每个盒子的功能都不一样,左边的盒子监测飞行员供养足不足,如果不足,指尖的传感器就会发出指令,强制增加供养;右边的盒子,是监测血压等的……“总之,这套服装,不仅会自动发热,监测到飞行员状况不对时,还会发出警报。”

  让丹尼尔感到自豪的还有食物包。在天上,飞行员一天只能配备3.5升水和2.5千克食物,每天都是定量的。最为关键的是,在天上,飞行员也能吃到热乎乎的食物,喝到飞行员自己爱喝的饮料。饮料是特制的,食物也是,很快就能热好。“秘密就在这个袋子里。”丹尼尔拿起一个绿色的塑料袋,这个塑料袋会自动加热食物,而且只需要四五分钟,就热好了。

  丹尼尔爆料说,两位飞行员,贝乐爷的要求相对高一些。“他更喜欢吃早餐,而且是太阳刚升起来的时候吃。”

  昨天现场,一直在瑞士休养的安德烈也通过视频,突然出现在大屏幕上,这给许久不见的团队成员和热情期待的媒体带来一个惊喜,大家欢呼着鼓掌。随后,他和站在演讲台上的贝特朗一起与记者实时互动。

  “在至今的环球飞行中,有什么是最难忘的?”两个飞行员的答案截然相反。贝特朗说,“对我来说,最难忘的还没有到来呢,它只存在于未来的飞行中。”但安德烈认为,其实每一次飞行都是难忘的。“重要的是对下一代的年轻人的影响。”

  虽然此前曾来南京考察两次,但飞机降落南京后,贝特朗对南京依然充满好奇。“我之前听说过黄山,在想要不要去黄山看看。”不过,大家纠正他,黄山不是南京的,在南京应该去爬紫金山,于是,“贝乐爷”干脆请记者帮忙出主意,打探道:“南京哪里最好玩?”记者们七嘴八舌介绍道,“中山陵”“”……

  此前在重庆呆了21天,会不会压缩在南京的行程?大飞机何时起飞?贝特朗心里似乎也没谱,“预计会呆两三周”。他说,在南京期间,每隔120个小时,团队就要对飞机发动机、引擎、机翼、太阳能电池等部件进行检查维护,并将给飞机做全身“体检”。

  “阳光动力2号”从阿布扎比出发后,到南京站,已经完成了6个航段。飞行员安德烈说,飞了这么久,其实都是在和大飞机进行磨合。最难的飞行还在后面。安德烈说,“这个月底,我会来南京,开始做一些体能训练,为飞越大西洋做准备。”

  那么,“阳光动力2号”在完成环球飞行后,归宿是什么?贝乐爷笑笑,“‘阳光动力1号’已在大英博物馆展出了,但‘阳光动力2号’要去哪,现在还没想好。因为它实在太大了,没地方摆得下。”

  昨天上午,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等人还就瑞士与中国的科技创新与合作答记者问。他说,瑞士是一个多山的国家,阳光并不充足,但这并不影响瑞士人对太阳能等可持续资源的创新开发。如何利用太阳能,瑞士的科学家可谓脑洞大开。

  瑞士联邦政府科技文化中心执行主任孟思恺介绍,目前,瑞士和中国有多个太阳能项目的合作。例如,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一位教授此前曾来到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进行太阳能板合作。

  另外,瑞士一家初创型企业,致力于研究太阳能板利用过程中,硅资源的重复使用和回收。目前已在镇江的工业园区落户。

  “在北京、上海,中国的创客也与瑞士的太阳能专家进行合作,目前正在进行测试。”与“阳光动力2号”相似,中瑞最近在合作研发太阳能无人机,孟思恺说,“可能不久的将来,环绕地球的不仅有卫星,还有无人机,可以用它们来监测地表状况。”